計世網

IT雜談:面對靈魂拷問的英特爾
作者:焦旭 | 來源:計算機世界
2021-11-17
如今的英特爾對于自身產品和技術創新十分篤定,未來是否能聽到那一聲“Intel Yes!”確是值得被期待。

 

入冬的北京,若是沒有雪,確是無趣的很。

但倘若趕上一個周末,天空一碧如洗,再尋得一處安靜,看著燦爛的陽光從密密的松針縫隙間射下,照得人暖暖的,泡上一壺清茗,約上三五圈內好友,是極愜意的。

幾個中年男人的聚會,大抵會聊一些什么?時政、財經、教育、前沿科技…不一而足。往往引子就是一部剛剛上映的電影,而大家只不過在抖音上看了些劇透而已。

既然都是圈內記者,少不得還要扯一些企業八卦,預測一下行業走勢。這其中,英特爾必然是永恒的話題之一。不提十月底的Intel On技術創新峰會余溫未退,還有剛剛上市的號稱性能最強的酷睿12代,以及商用處理器開山之作4004的五十大壽,更不要說新上任的中國區“掌門人”,俱是上好的談資。

不一樣的節奏,不一樣的態度

話題一:被吐槽“擠牙膏”?

不知何時起,“擠牙膏”這個梗在網上瘋傳起來。吐槽英特爾龜速迭代CPU,熱衷擠牙膏,甚至倒吸牙膏的比比皆是,更夸張的是網上還能找到《前雇員揭秘英特爾如何走上“擠牙膏”之路》這種文章。

時至今日,再來看看英特爾的節奏:2021年4月,在全新數據中心平臺發布會上,推出第三代英特爾至強可擴展處理器;6月,在Six Five峰會上,推出全新基礎設施處理器IPU;7月,在“英特爾加速創新:制程工藝和封裝技術發布會”上,公布有史以來最詳細的制程工藝和封裝技術路線圖;8月,英特爾架構日上公布架構近年來重大的改變和創新,其中包括第一個高性能混合架構Alder Lake,全新的獨立游戲圖形處理器GPU架構,全新的基礎設施處理器IPU架構,以及數據中心GPU架構Pointe Vecchio;10月,英特爾技術創新峰會上,發布12代酷睿,也是新產品路線圖上首個制程節點Intel 7的產品;2022年二季度,將推出第四代英特爾至強可擴展處理器。

似乎自基辛格回歸后,英特爾的節奏前所未有的快,也難怪基辛格曾意味深長地說:“Intel is back”。

而對于英特爾近半年的表現,中國區新任“掌門人”王銳直言不諱:“我不知道在半導體行業的歷史上,有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誰在6個月里有這么頻繁、公開、大膽的創新展現。”

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刺激”。

話題二:摩爾定律失效了?

大概2016年前后,行業內出現了一種質疑,摩爾定律將要失效!一時間,半導體行業何去何從?未來的芯片怎么辦?敢問路在何方?我們的下一步是?這種疑問充斥了視野。

在有人唱衰的同時,英特爾在做什么?基辛格明確表示,英特爾聯合創始人戈登·摩爾提出的摩爾定律并未消失。他強調:“摩爾定律仍然有效,今天,我們預測將在未來十年保持甚至比摩爾定律更快的節奏。”

無獨有偶,王銳也公開表示過,為了實現“2025年之前重返產業巔峰”的目標,英特爾將在5年內實現4次工藝制程升級,這遠超摩爾定律18個月-2年制程迭代一次的節奏。她指出:“有人說摩爾定律走向終結,但現在是打了“激素”的摩爾定律!”

不得不送一個詞給英特爾——“爺青回”。

話題三:是急眼了還是硬氣了?

熟悉英特爾的圈內記者普遍有種感覺,英特爾在對外宣傳時有點兒“慫”。面對友商的“挑釁”,極少會進行產品和性能的直接PK,更不會指名道姓地來對比自家優勢。

不過,這位新任“掌門人”有點不一樣,不僅大氣更加硬氣!

王銳這么說:“過去幾年,我們在制程方面是落后了,我們要追趕,就必須以比別人更快的步伐才能超越。”王銳還這么說:“今天英特爾是以短跑的速度在跑馬拉松!不過大家不用擔心跑不下去,因為這不是一個人、一個公司在跑,而是和整個業界一起去跑,接力棒不會丟掉。”

這一年我們看到蘋果、阿里巴巴、英偉達等企業都在發力自研芯片。王銳又這么說:“我們與行業內的其他玩家充滿競合關系。英偉達在過去十年左右,在AI、GPU方面可以說是獨占鰲頭。英特爾在過去的十年里,也給了英偉達沒有競爭的一個場地,實現產品迭代創新、發展壯大。如今基辛格回來之后,英特爾的競爭對手只是自己,公司將加快IDM 2.0的實施,包括投資等生態搭建,實現英特爾整個生態的創新。”

王銳還說了啥?“英特爾有信心,會把蘋果這樣的客戶贏回來……英特爾會持續扮演好一個半導體行業領導者的角色。”這自信是哪里來的?王銳說:“對于英特爾來說,第一是我們必須要把自己的執行力、技術實力提高,讓我們真正的有領導力,所以為什么我們會有底氣說摩爾定律沒有失效,當我們有領先的芯片的時候,才有信心和客戶洽談合作;第二是各家企業都在做的是本地化,但終有一天會變成‘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一個趨勢,終歸還是會和英特爾合作的。”

此時此刻,筆者只想說:“有內味了。”

兩則直擊靈魂的拷問

還有一事,近來一直被人拿來打趣,被戲稱為兩則直擊靈魂的拷問。起因是筆者采訪英特爾公司市場營銷集團副總裁兼中國區數據中心銷售總經理陳葆立的時候,問了兩個頗有“意思”的問題?,F在回想起受訪人那日飽含深意的眼神,不免仍有幾分忐忑。

拷問一:英特爾在創新和迭代上的提速,是不是因為正面對著“內卷”?

面對這個問題,陳葆立顯得有些意外,他先表示:“我不太清楚‘內卷’這個詞在什么場合比較適用。”他指出,對于英特爾而言可以從幾個維度來看,先看制程,過去幾年業界友商的確有了領先位置,如果要追上并趕超重新成為領先者,動作就一定要很快,要加速狂奔。但不能只看這一個維度,算力各種各樣,有架構、有制程、有XPU方案、有軟件優化。

陳葆立接著說:“基辛格所言,技術無國界,最好的技術就是要跟大家分享。我們希望能夠保持這個互動交流。過去十幾年,不管國內OEM還是CSP,都在跟著英特爾一起成長,我們把我們所見的全世界最好的技術拿來分享,通過他們的理解和對中國市場的細分做出更多更好的應用,我們希望這種方式可以繼續保持、持續發展。”

對這個回答,筆者當然不能給他打滿分,但是有一句話筆者覺得他說的很贊。陳葆立說:“英特爾的自信在哪里?全球90%以上的云都有著一顆英特爾的芯!一城一地并非不值得,但眼光要放在生態上。”

拷問二:從六大支柱到四大超級技術力量,不難看出英特爾正在勾畫一個龐大的生態體系,硬件+軟件、XPU+存儲,多點開花也就意味著,不光是資金還有研發能力和人才都要有更大的投入,而這種投入是不會無限增長的,相比集中在某一領域,是否分攤了創新能力?

陳葆立覺得,這是一個很有哲學性的問題。他覺得,生態好說不好做。

陳葆立以傲騰為例,英特爾不曾做過內存,為什么要做內存?還花了很長時間去推動。原因在于,看到了計算力、核數在快速增加,算力需求在爆發增長,希望整個計算架構不會被其他技術絆腳。需要大內存,但內存很貴怎么辦?就發明傲騰。網絡阻塞怎么辦?就做一個IPU把網絡打通。讓CPU發揮出更強算力。

陳葆立指出,本質而言,英特爾堅持以客戶為中心,英特爾站的高度是不同的。“我們從大局出發,看的是整體的技術發展,而不是只看單點。我們希望更宏觀地看待未來的3-5年,可以用我們的力量把看得到的挑戰轉成機會。我們也相信世界上做芯片的公司有很多,也有很多人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我們希望盡我們自己一份力,可以更好、更快地解決問題。“

面對這段話,筆者不得不打個滿分!

除此之外,陳葆立還肯定了數據中心和未來增長會帶來的積極變化,認為這也是更多廠商投入做不同芯片的原因。

“做生態需要和英特爾這樣比較開放式的公司合作,所以我們也歡迎跟業界其他廠商有有深層合作,”他強調,“X86有多年積累,所以我們會繼續和開發者有更好的合作,為他們提供更好的開發工具,讓他們能夠在至強上更輕松地做開發,并最快產出結果。”

不難看出,如今的英特爾對于自身產品和技術創新十分篤定,未來是否能聽到那一聲“Intel Yes!”確是值得被期待。

結語

談性漸淡,茶也淡了。越淡越顯其清越,越清更顯其真意。

正如魯迅先生所言,人生的路漫長而多彩,就像在天邊的大海上航行,有時會風平浪靜,行駛順利;而有時卻會是驚濤駭浪,行駛艱難。但只要我們心中的燈塔不熄滅,就能沿著自己的航線繼續航行。人生的路漫長而多彩:在陽光中我學會歡笑,在陰云中我學會堅強;在狂風中我抓緊希望,在暴雨中我抓緊理想;當我站在中點回望,我走出了一條屬于我的生之路。

我想,做一家企業是如此,做一番事業亦是如此吧。

責任編輯:焦旭

欧美性生活,欧美性爱综合网,欧美性情生活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