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世網

杉數科技:成為中國的科技巨擘,用技術改變世界
作者:焦旭 | 來源:計算機世界
2021-11-23
杉數科技的目標不單單是“活下來,快速成長”,而是朝著成為“下一代”IBM的長遠目標一步步邁進。

 

2016年被稱為人工智能元年。人工智能創業席卷全球,甚至一些互聯網巨頭All in人工智能。在這樣的大背景下,2016年7月,四位斯坦福大學博士在北京聯合創立了杉數科技,核心產品并非主打人臉識別、語音交互、無人駕駛等人工智能技術,而是聚焦智能決策技術,將運籌學和機器學習深度融合。

憑借創始團隊在決策優化領域的研究,即便不主打市場熱門的人工智能技術,也不做行業火熱的SaaS,杉數科技仍然在創立之初獲得了真格基金和北極光創投的210萬美元天使投資。然而,企業級市場的特性讓杉數科技的成長速度明顯慢于消費級市場,在2019年資本寒冬時期也遭遇了成立來的最大資金風險。

幸運的是,杉數科技憑借前沿的決策優化技術和出色的服務能力幫助國內以京東、滴滴、順豐、德邦等為代表的互聯網頭部企業解決了業務中眾多決策難題,成功夯實了生存的根基。此時,資本也越來越意識到企業服務的價值,杉數科技資本的認可度迅速得到提高。

杉數科技的目標不單單是“活下來,快速成長”,而是朝著成為“下一代”IBM的長遠目標一步步邁進。

杉數科技CEO羅小渠

人工智能創業浪潮里堅守初心

“決定創業其實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杉數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羅小渠說:“2015年底,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葛冬冬和王子卓接了一個京東與定價相關的咨詢工作,到2016年4月份的時候,取得的良好效果并獲得京東認可。”

就在那時,三人在一起討論是不是應該把幫助企業做決策、實現精細化運營以公司的形式提供更普惠的產品和服務。經過認真的討論,并找來了斯坦福同門好友王曦的加入,于是四位斯坦福博士成功聚首,決定創業,杉數科技2016年于北京成立。

“無論是我們決定創業還是回國,我們的速度都很快。”羅小渠說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個原因是夢想的敦促,我們都是研究者,大家希望能夠將研究多年的學科發揚光大,用技術改變世界;另一個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并且看到了我們的研究應用于中國產業體系和市場具有很大的優勢。”

“杉數創立的時候,資本最熱捧的就是人工智能和SaaS服務。當時很多投資機構來問我,你們的產品能不能SaaS化,我們比較老實說比較難。”羅小渠認為,任何技術和產品都可以SaaS化,這只是一個商業模式而已,其本質是市場選擇而不是公司選擇,它需要市場需求成熟到一定程度。“我們并不認為中國的企業服務市場已經成熟,到了爆發式增長的階段。因此成立時我們就和投資人說這個階段最有價值的是服務頭部客戶,直到最近2年投資機構對此才有了比較大的轉變。”

雖然創立之初沒有得到眾多投資機構的追捧,但憑借著創始團隊的技術實力,杉數依然獲得了真格基金和北極光創投的天使投資。

“人們關注的人工智能企業,他們更多解決的是營銷端問題,比如客戶畫像、流量分析、產品推薦等,但這在企業營銷體系里投入的時間和精力大約只占20%-30%。企業營銷體系更多的精力是在運營,從生產到物流、到庫存管理,再到前端銷售運營,這些環節比營銷端的問題更加復雜,涉及大量資源分配問題。”羅小渠進一步表示。“我們通常將這類問題歸為決策性類型,或者叫問題優化,也就是在大量的約束條件下,快速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案,讓資源的使用效益最大化,杉數處理的正是這類數學規劃問題,也是企業運營的核心問題。”

要幫助企業實現問題優化,首先需要有足夠數量和質量的數據描繪要解決的問題,然后通過數學精準建模,進而計算求解。實際上,不同的計算求解都有其特點,杉數的技術體系是將運籌學和機器學習深度融合,形成以“求解器COPT為核心計算引擎+決策中臺+業務場景”的完整智能決策技術平臺,通過對底層技術引擎的升級來驅動更為高效的智能化產品平臺和服務,賦能我國產業向智能化轉型。

其實,機器學習也經常用到像線性規劃、整數規劃、混合整數規劃,以及非線性規劃,本質上,這些的理論基礎都來自統計學,統計學解決概率問題,計算機科學處理工程效率問題,二者結合進行問題優化。

“在解決實際問題的時候,精確的數學建模是主流的方法,因為有可解釋性、可控性。”羅小渠表示:“杉數也有做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的團隊,我們并不認為靠一種技術體系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基于經驗的將精確建模和機器學習結合,至少在可見的范圍內極其重要。”

全球最強求解器贏得頭部企業認可

因為在建模和求解器方面都有較強的能力,杉數科技可以讓模型與求解器更完美的匹配,幫助客戶解決生產計劃、供應鏈網絡規劃、運輸、倉儲、庫存等核心業務節點上的問題,并成功獲得像百威、好麗友、嘉士伯等國際巨頭的訂單,以及國內富士康、海爾、京東、順豐、德邦、滴滴等頭部企業的認可。

2020年8月,我們很高興看到科技巨頭企業加入數學規劃求解器這一賽道,雖然給杉數團隊帶來了一定壓力,但更令人興奮。而此時杉數將主要精力放在主攻最復雜的混合整數求解器,并沒有繼續在線性求解器的持續迭代和優化投入過多人力。但經過多輪的較量,2021年5月杉數求解器COPT依舊穩居榜首。至今年5月28日,杉數科技求解器COPT 在線性規劃單純形法、內點法和大規模網絡問題三項的測試中均取得世界第一的優異成績。同期,杉數向全社會開放推出中國首款高水平工業級整數規劃求解器,對于航空航天、能源電力、智能制造、供應鏈管理等國家關鍵領域應用尤為重要,比如電網機組組合優化、5G基站功率動態調整、產業鏈多工廠協同、并行計算大規模優化等場景。

此外,一家全球ICT巨頭企業在經過多方評估和測試后,沒有選擇公司內部團隊所提供的優化方案而是選擇杉數基于求解器COPT定制化智能決策解決方案。談及原因,羅小渠說:“我們在求解器方面有核心技術,在計算這個事情上也有獨特的方法。這得益于我們的團隊從學術界出來,大家不僅尊重事實,而且強調合作,能吃苦,特別關注細節,比別人琢磨的更多,讓我們的求解器擁有優勢。”

但即便獲得了頭部公司的認可,杉數的成長速度也遠慢于主攻消費市場的初創公司。其中的原因是杉數這樣具有底層核心技術的公司,面向企業級客戶,要成長起來需要經歷技術驗證、產品化和工程化、商業化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要進行技術驗證,因為是新的技術和產品對于實際問題的有效性需要驗證,客戶需要通過一些小規模的合作測試實際效果。完成技術驗證后,還需要積累足夠的經驗,才能進一步固化,形成工程化和產品。

最后,企業級市場客戶的擴展從0到1再到100,增加的速度很慢,需要的時間比較長。

此前有研究指出,在美國納斯達克和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ToB和ToC的企業,從成立到上市,ToB的公司平均需要七到八年,ToC的公司平均需要三到五年。

羅小渠談到,“2019年到2020年上半年整個資本市場的情況不太好,再加上當時市場對我們的認可不像現在這么高,公司資金鏈當時也面臨著成立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但是從創業到2020年,我感觸非常深的是如果沒有在技術上做投入的決心,公司可能走不遠。在頭部客戶的帶動下,越來越多客戶關注到我們,再加上投資機構觀念的轉變,以及2020年下半年資本市場情況的好轉,突然間資本市場對我們的認可度迅速增加。”

朝著成為科技巨擘的目標邁進

像文中提到的ICT巨頭企業這樣客戶屬于杉數的專業客戶,這類客戶能夠把需求拆開,會直接購買求解器,他們更關注的是性能指標和報價。

“超過60%的客戶不懂求解器,這種情況我們就需要利用求解器幫客戶解決實際場景中的問題。”

羅小渠說:“與做數據中臺的企業不同,他們通常對接的是客戶的IT部門,我們對接的是客戶的業務部門。業務部門的特點是更關注結果,他們并不關心求解器是什么以及問題背后的技術,只希望我們能夠幫他們解決問題。比如,如何將庫存成本降低5%,或者交貨周期縮短一兩天,他們就愿意購買產品。”

也就是說,杉數的業務主要可以分為兩類,面向專業客戶的求解器以及面向普通客戶場景的產品和服務。創業初期,杉數選擇了零售、物流、制造領域,解決生產、倉儲、配送、銷售等一系列業務場景的優化問題,幫助這些領域的企業完成從數據到決策的轉化。

“創業之后我們的目標越來越清晰,我們堅信通過服務企業,解決合作伙伴非常具體問題,能夠對這個企業、對這個行業產生真正的影響力,讓大家看到我們的求解器以及行業解決方案的價值。”羅小渠表示。

“從公司業務結構,服務產業的特性來看,IBM無疑是服務型科技巨擘企業,是很好的參照,但我們并不認為IBM今天的狀態是最好的選擇。我們希望成為中國的科技巨擘,從底層的核心技術平臺到服務產品體系,再到服務產業體系,這是一個值得學習和參考的體系。”

而且這一定是一個艱辛而又漫長的過程,但杉數憑借技術能力獲得的頭部客戶已經能夠保證其在變化的市場環境和競爭中生存下來。接下來,就是要充分發揮人才和技術產品的優勢,把產品和服務放在第一位,一步步朝著最終技術改變世界的目標邁進。

有硬核技術的杉數科技未來更值得期待。

責任編輯:焦旭

欧美性生活,欧美性爱综合网,欧美性情生活片免费